小说
用户

【首届全国《官场微小说》征文】26作品:​圆桌上的尴尬 || 程白弟

浏览:128次
圆桌上的尴尬
作者|程白弟

邢镇长红红晖晖的脸上,有了一种喜悦的微笑,饱满的凸肚,拿着一只宽厚公文包,踏进政府大楼宽畅的办公室里,肥大的屁股,埋进了高档的单人沙发里。办公室里服务员小王,马上跟进来了,为邢镇长泡了一杯浓浓的碧露春茶,便轻轻的把镇长办公室的门掩上了。

邢镇长忙了一个上午,今天为了一个大的投资项目的落户,在招商服务部的俞主任陪同下,接待了一位重要的投资客商,韩国来的客人,意向签协,就在镇上刚新建好的高级宾馆里举行。好不容易,第一次进这个称为镇上的“五星”级宾馆,迎接韩国客商的到来,决定把意向项目签定。俞主任的脸上,经常是挂上微笑的,是常年招商的习惯。他非常精明的人,在招商上已经有多个项目获得签定成功,邢镇长非常器重俞主任的能力和表现。镇党委准备把俞主任提拔为副镇长侯选人。

想到这么一个较大规模的项目,落户这个古老的小镇上,邢镇长的脸上像是贴了色彩,光照艳人。也能得到了市政府高度好评。酒过三巡,已经在办公室里,迷迷糊糊中睡到梦香里。

“嘀铃铃、嘀铃铃”一阵急促的电话,响了起来,邢镇长在迷糊中,好梦还没完成,一个翻身,拿起了电话。对方的声音,邢镇长一听知道是俞主任打来的。

“镇长,出事了!”俞主任说话已经有点结巴声了,说不出什么原因。

邢镇长刚刚脸上红光满面,现在却是一盆冷水,把他淋得心灰意冷,闷促不安。“俞主任,慢慢说,是什么情况?!”

上午时,是韩国来的一批客商,带班的是一位非常有意思的韩国人。姓金名大中,是与韩国总统一样的名字,个子不高,短发平顶头,小眼睛,大鼻子,长长的脸,刻上几道电车纹。据说是在广东投资时,被黑帮留下的疤痕。因此,他想在上海边远较好环境的城市来投资开发,也能离出口加工区较近的地方。这次是邢镇长、俞主任是主要陪同人员,在镇上的开发园区转了一大圈,看了一些地块。以前这位客商已经通过电话或资料传真,初步了解和摸清这儿的招商投资的情况。经过一上午的观看和分析,这里环境确实很好,北有高铁国道,南有高速通道,开发区内有省道。决定同意这个项目落户开发园区。就这样,意向项目落户的协议书,就在新建的宾馆里签定了。邢镇长、俞主任就安排了一桌非常丰盛菜肴,热情招待了客人。

边吃边聊,现在的人们,都是已经到了开放得再也不能开放了。一位女翻译,也是镇上聘请来的,有自己的专长和风趣。谈笑风生,天南地北,红的、黄的、那些不能登上大雅之堂的晕段子,在酒桌上,不算什么的。说说笑笑的,快乐无比。

酒足饭饱后,大家就要起身,走出这个雅座圆桌时。突然间,发出了一阵阵“叭啵……叭啵……叭”的响声,这是一个隐私的声响,谁也不会顾问,像火车拉出来汽笛声一样雄浑。在座的人们听到这声音,真的一下子懵了,不知所措,有了一些大蒜味,都是非常尴尬的表情,展现在这10多个食客的脸上。却是韩国客商金大中,已经笑出声来了,想改变一下这样尴尬的局面。他说,是谁这样不礼貌啊。是谁放的,他就哈哈大笑,走出了餐馆。可是却没有一个人来承担这样的责任。当时,邢镇长和俞主任也没有在意这样的事情,女翻译也是难于启口,这种不上台面的事项,没有去翻译给邢镇长听,但这些食客们,根本不去考虑是一项严肃的事。

当韩国客商上了车,一阵汽车尾烟尘比放屁的气味还要难闻啊。

邢镇长和俞主任也上了车,各回到办公室里,都感觉美滋滋的,项目签定,有了成功的收获。

突然间,俞主任来一个电话,邢镇长在稀里糊涂的睡意中,弄不明白是怎么回事?

是韩国客商金大中的助理,打电话给女翻译的。

取消这个意向项目,主要是为了在用餐上的一个闷屁。金大中董事长起身事,不知怎么,却把一个闷屁不小心放了出来。他是为了挽回一下面子,所以说了,是谁放的,却在场的一个人也没有站出来,可以承担这一件小小的事情。他说了,这个项目,不敢落户这儿了。若有再大一点的事情,要处理的话,这当地的官儿,肯定会逃得无影无踪。他不想再在广东的悲剧重演。

本文系官场微小说(ID:gc-wxs)原创首发,作者:程白弟



作者简介




作者简介:程白弟,男,1963年7月生,高中文化。从事新闻工作13年,地方志编纂8年,江苏苏州昆山市千灯镇文联工作。江苏省散文学会会员,江苏省作家协会会员。2013年出版散文集《古韵风霜话千灯》。作品散见于当地的《苏州日报》《姑苏晚报》《城市商报》。江苏《繁荣》《名镇世界》《连云港文学》《翠苑》,上海《文学报》《故事会》,山西《黄河之声》,山东《家乡》《齐鲁文学》,湖南《作家园地》,《人民日报》美洲海外版等。



';?>